最新新闻
当前位置 >主页 > MESSAGE >
查看新闻

而且

* 来源 :http://www.netwalkman.cn * 作者 : 甘肃省临夏市脱窍剖置业有限公司 - www.netwalkman.cn * 发表时间 : 2020-01-27 21:56

“他们召集我们去镇政府开会。”5日下午1点30分左右,李子才挂掉电话,对正在他家中采访的记者说。他的妻子周华萍——生前任大田村委会的妇女主任,不幸在这次事故中遇难。

不过,即便没有把合同送政府备案,村民们也提出了疑问:“这么大的工程,车辆天天来回走,镇政府怎么可能不知道。”而且,“大桥合龙不是小事,又怎么可能趁五一假期就能完工呢?”另一位村民认为,政府明显对此负有监管责任。

“如果工程真的要35万,村子里这么穷,怎么可能凑得起那么多钱?”一位成姓村民反问。这位村民分析,如果资金源于政府,则政府将为此负责。而如果资金源于村民自筹,则“政府就可以把自己的责任推掉了。”

大桥开建前

李子才的女儿李婷回忆,此前依稀听过母亲说建桥的钱来自于“拨钱”,但款项从何“拨来”,周华萍当时并未提及。

而在网传的“整改通知书”中,在这项工程的“安全隐患”中也提到:“未送建设良坑口大桥合同备案”。

后续

这位村民说,当时大桥开工建设时,成茂希曾以负责人身份,与来自信宜市大成镇的一个包工头签订了一份工程合同。“钱从哪里来,政府知不知道,合同上应该有所体现。”这位村民说。

李子才的妻子,51岁的大田村妇女主任周华萍,在此次坍塌事故中遇难。李子才说,妻子平时很热心村里的事情,故这次修桥她也参与了,“没想到遇到这种事。”

据一位遇难者家属透露,深镇镇全部7位遇难者的家属参加了会议,高州市及深镇镇政府建议,为每个遇难者家庭提供5万元资金,用于遇难者的后事处理。

另一位遇难者李子球的女儿,则向本报记者回忆说,她之前听父亲提到过这座桥的预算大约为35万,其中一部分为工人工资,另一部分则为建桥所需的材料费用,“这些钱好像是一个什么人向上面申请到的。”

遇难者周华萍的女儿李健告诉记者,有领导在会上指出,家属只有在将遇难者遗体火化后,才能拿到遇难者死亡的相关证明。但会后聚在一起的遇难者家属表示,他们更倾向于一次性补偿或赔偿方案。(本报特派记者 刘志浩 刘德峰 发自广东高州)

5日下午2点左右,高州市及深镇镇政府工作人员,召集高州市深镇镇“5·3”事故当地遇难者的家属,在镇政府维稳办的一个接待室,就该次事故相关问题进行了沟通。在此次会议上,高州市官方在事故后首次对这些遇难者家属提议,向他们提供5万元用于遇难者后事。

住在村口的另外几位村民也表示,“没听说过要村民掏钱。”但至于修桥的钱从哪里来,他们也表示并不知晓。而5月4日晚记者在出事大桥附近的坑口村采访时,村民们同样不知道“钱从哪里来。”

“我爱人从来没说过要交钱的事。”5日下午,大田村村民李子才告诉本报记者,自一个多月前大桥开工建设,从未听说要交钱的事。

不过,以“村民集资”形式做工程在该村并非无先例。李子才说,当年修建他家附近的水泥路所花费的十余万中,就有一半为村民自行筹集,当时每个村民交了约一二百元,另一半则为政府拨款。

官方欲给每家庭5万处理后事

前日的官方通报中,还提到筹资的发起人系大田村村委副主任成某(即成茂希,已在事故中遇难),事发后,曾有网友在当地论坛贴出一张“高州市深镇镇人民政府安全生产隐患整改通知书”,其中落款处签名,也是成茂希。

曾被要求安全整改

“如果能找到这份合同,可能就说明问题了。”前文提及的遇难者家属李子才说,

大田村一位村民告诉本报记者,今年60岁的成茂希,20岁左右就做了该村村干部,此后一直在村委任职,“人很好,对村里的事很上心。”

但成茂希的小儿子则表示,合同以及“整改通知书”,他们从未见过,也没有听父亲说过。

会议地点设在深镇镇综治信访维稳中心一楼接待处旁的会议室内,中心门口立着写有“深镇镇5·3事故工作接待站”字样的指示牌。5日下午2点左右,当记者赶到这里时,会议刚开始不久。

村民没交过钱

“这个方案只是提出来让我们家属商量,还没最后定下来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遇难者家属告诉记者,但他们并不想接受这一方案。

网传出事桥

事故发生后,当地官方通报,建桥费用系村民自筹资金,但5日在大田村采访时,多位村民对此予以否认。

5月3日广东茂名高州市良坪村委会一处拱桥在施工时发生坍塌,造成11死15伤惨剧。事故发生后,高州市官方通报称,石拱桥系高州市深镇镇大田村委会副主任成某(经本报记者证实,应为成茂希)发动村民自筹资金修建,但死亡人数最多的大田村,多位村民表示拱桥开建前后,“从没听说要交钱。”他们认为建桥资金来自“拨钱”,但至于款项从何处拨付,则无从知晓。

下一篇:没有了